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網課雖好,不容野蠻生長

張炳劍

據《中國青年報》報道,日前,樂評人鄧柯在微博上指出一段音樂網課的諸多錯誤,並配發瞭相關網課視頻。該網課教師張一方曾就任於中央音樂學院。事後,該教師已經從音樂學院離職。據鄧柯列舉,該網課講解視頻中,一些基礎知識點出現“低級錯誤”。此外,網課視頻中還包括唱錯唱名、認錯音程等基礎技能的錯誤。鄧柯認為,這些都是非常基礎且重要的內容,小學階段就涉及瞭,中央音樂學院的教師不該是這種素質。

之後,事情很快得到瞭還原。原來這位“張一方老師”並非中央音樂學院的老師,隻是勞務公司派到該校學生處的行政工作人員;另外,該視頻是她到該校之前的個人行為,與中央音樂學院並無太多瓜葛。可以這麼說,張一方是一個“三無人員”:無中央音樂學院編制、無教師資格、無應有的音樂學識。

這看似是誤人子弟的個案,背後反映出的卻是在線教育平臺發展中一直存在的亂象:誰來嚴格篩選教師?誰來監管課程質量?

這幾年,由於準入門檻相對較低、政策體系不健全、利潤空間較大,在線教育行業吸引瞭大量的人和資本的湧入,得到瞭蓬勃發展。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最新發佈的《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12月,我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達2.01億,較2017年底增加4605萬,年增長率為29.7%;手機在線教育用戶規模達1.94億,較2017年底增長7526萬,增長率為63.3%。

然而,規則的缺失、經驗的不足、發展階段的不成熟,不可避免地導致瞭在線教育的“野蠻生長”,這個領域存在的亂象也十分嚴重。比如,多數機構缺乏“辦學許可證”,很多互聯網教育企業隻擁有工商部門頒發的營業執照,而缺少教育部門頒發的辦學許可證;又比如,在線教師的準入門檻缺乏監管,教師隊伍魚龍混雜,多數教師甚至連教師資格證都沒有,課程內容良莠不齊。

以張一方的課程為例,學生大多是計劃參加音樂教師資格證的考生,其中有相當一部分人未來將成為音樂教師,如果沒有被曝光,聽瞭課程的學生將來再去教學生,那我們未來的音樂教育將會變成什麼樣?可以大膽地推測,在野蠻生長的網課市場裡,“張一方”絕不是個案,在不同的網絡課堂上,恐怕還有更多的“張一方們”依然活躍著,招搖撞騙、拼命撈金。這一現象顯然需要盡快得到解決。

不過,網課的好處也是不容抹殺的。相比傳統教育,在線教育擁有很多便利性,學生足不出戶就能享有更多教育資源,尤其是其能夠很好地滿足於學習者隨時隨地、名師直播課、一對一輔導等需求,已經越來越成為學校教育的有力補充,甚至是教育方式的一種未來趨勢。網課雖好,但也不容“野蠻生長”。

因此,有關部門應該本著支持、鼓勵的態度,在充分考慮到網課的特點、屬性的基礎上,盡快出臺相關的政策法規予以規范和引導,面對新業態的“野蠻生長”,宜疏不宜堵,但必須及時遏制,以便讓其更好地發揮公辦教育、學生個性化成長的補充作用。

規則的缺失、經驗的不足、發展階段的不成熟,不可避免地導致瞭在線教育的“野蠻生長”。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