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以“國學班”替義務教育將追責:當頭棒喝“糊塗父母”

前段時間,歌手孫楠為瞭讓正在義務教育學齡階段的女兒上華夏學宮的國學班,專門從北京搬到徐州,估計以後他不敢再這樣做瞭。

近日教育部發文,要求各地排查並嚴厲查處社會培訓機構以“國學班”“讀經班”“私塾”等形式,替代義務教育的非法辦學行為。教育部還表示,父母或其他法定監護人無正當理由未送適齡少年入學接受義務教育或造成輟學,情節嚴重或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第一句是針對“國學班”的舉辦者,第二句則是針對像孫楠這樣的傢長或監護人。

“非法辦學”,這是教育部對替代義務教育的“國學教育”做出的明確表態。今後地方教育主管部門對相關學校進行審核和監管時,想必也有瞭依據。毫無疑問,這是對“國學教育”野蠻發展現狀的糾偏。

讓孩子瞭解傳統文化、閱讀經典文本,以此開闊眼界、啟發心智,原本並非壞事。但從這些年媒體曝光的案例來看,所謂“國學教育”儼然成瞭一口筐,但凡跟傳統沾點邊,甚至打著傳統的旗號而開展的應試培訓,都被冠以“國學教育”——其實既談不上國學,也無關教育。

孫楠女兒就讀的華夏學宮“國學班”,宣揚“女德是社會良藥”;江西豫章書院、山東博雅教育學校、陜西“善和傳統文化”基地,以懲戒、嚴管的名義進行馴服教育和虐待體罰——這些方式與現代教育精神相距甚遠,也無法把孩子培養成符合現代社會發展的人。

在這些“偽國學”學校裡,難以學到真才實學,更無法培養科學精神和獨立人格。一些所謂的“大師”嘴上唱著高調,卻拯救不瞭學員的靈魂;數著高昂的學費,也許是他們真正的目的。

更令人不平的是最近披露的一個案例。吉林四平玉琨國學實驗學校,號稱“用國學教育凈化學生的心靈,用中醫教育保障學生的身體健康”。當一名學童在校生病時,為其服用校醫務室自制中藥粉。孩子去世後,法人代表責怪孩子父母“你們傢殺業太重,應該懺悔”。這哪是什麼“國學教育”,不過是在販賣糟粕罷瞭。

孩子在義務教育學齡階段,世界觀、價值觀還未完全成形,辨別是非的能力不強,求學選擇也受制於父母。因此,一些父母將孩子送到“私塾”,剝奪孩子接受義務教育的權利,讓孩子接受有悖於社會常識、成長規律的不當引導,甚至身心受到傷害,他們理應承擔責任。

從這個角度看,教育部關於“依法追究法律責任”的表態,足具威懾力,是對一些“糊塗父母”的喝止。除此之外,也要註重對傢長的引導,要讓傢長們意識到,送孩子到“國學班”“讀經班”,並以此替代義務教育,不僅花瞭冤枉錢,變成試驗品,最後還將成為犧牲品,進而讓他們不敢也不願去拿孩子的成長做賭註。

□梁鑫(教育工作者)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