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科技論文“隻認第一作者”,不利於團隊協作

文丨熊丙奇(教育學者)

兩會上,學術評價體系“三認三不認”的話題,引發不少委員關註。

全國政協委員、國傢納米科學中心主任趙宇亮認為,“目前我國對科研成果‘三認三不認’:隻認第一作者、隻認第一作者單位、隻認通訊作者,不認非第一作者、不認非第一作者單位、不認非通訊作者。這是一個短視又狹隘的做法。”“道理很簡單,如一艘載人飛船,一顆螺絲釘和一臺發動機發揮的作用都很重要,因為螺絲釘掉瞭和發動機失靈的後果是一樣的。”

趙宇亮委員所指的“三認三不認”,無疑切中瞭現實問題——這反映出來的,本質上仍是被詬病已久的科研評價體系“唯論文”現象的衍生問題。

客觀而言,對於科研人才評價來說,論文排名及數量、發表期刊檔次等,確實是個直觀又易判斷的標準。這種標準也曾發揮其積極作用,如讓人才評價標準變得客觀起來,不給暗箱操作以空間。但後來隨著高校行政化的強化,該標準在執行中扭曲變形,嚴重傷害瞭科研工作者工作的積極性,扼殺瞭創新的活力和動力。而“三認三不認”,就是其中的典型現象。

正如很多委員提到的,“三認三不認”存在各種弊端:首先,不利於達成科研學者尤其是學科“大牛”之間的合作。“第一作者”明顯隻有一個,如果自己一方無法享受成果,那可能就導致“應付、轉而關註自己的事情”,如此一來,合作的質量和水平就大打折扣。

其次,降低瞭創新的效率。科研的競爭就是對未來的競爭,當今世界各國在科技創新方面的競爭呈現白熱化,尤其是在新興學科方面。國外的專傢學者“有瞭想法就可以立刻去做,找最好的人無條件地充分合作”,相形之下,我們在協調“成果出來後誰署名第一”的問題上浪費瞭太多時間和精力。

更實際地說,一項科研成果,並不單是一個人的成績,背後經常是一個團隊甚至若幹個科研單位共同努力的結果。但“得論文者得天下、得第一署名才有用”的評價體系,顯然對署名靠後的參與者不利。

我國高校及科研機構在職稱評定等活動中,論文數量、論文發表的期刊檔次等,往往能起到“一錘定音”的作用。而署名靠後對科研工作者而言,除瞭學術上可能得不到應有的尊重和認可,更重要的是在福利待遇上會面臨直接損失。

所以說,“唯論文+唯第一作者”雖然看似標準清晰,公平可見,但對復雜的學術研究合作而言,這種簡單量化的評價並不能發揮科研合作的優勢,是時候被摒棄瞭。

事實上,近年來,在這方面,國傢層面也在制度上不斷改進,如2018年2月中辦、國辦印發瞭《關於分類推進人才評價機制改革的指導意見》,提出“同行評同行,內行評內行”,建立尊重人才的科學評價體系。

但就目前看,要打破“唯論文”、摒棄“三認三不認”,顯然還需要持續發力:建立多元化的評價體系,加大論文質量、學科價值、同行評價等因素的權重,邁過“唯論文數量、唯論文署名”這個坎兒;從當前“重視論文發表”的局面轉換到“重視論文本身”上去;建立專業化、精細化的評價體系,改變“一刀切”的標準,讓每個研究者的貢獻都得到客觀、公正的評價和體現……這些都是可以努力的方向。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