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生育保險合並:二孩政策倒逼更多的改革

李國煒

3月6日,《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全面推進生育保險和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合並實施的意見》(以下統稱“意見”)印發實施,標志著生育保險和職工基本醫療保險(以下統稱“兩項保險”)正式合並實施。

生育保險制度是指職業婦女因生育而暫時中斷勞動,由國傢或單位為其提供生活保障和物質幫助的社會制度。生育保險待遇包括生育醫療費用(生育的醫療費用、計劃生育的醫療費用等)和生育津貼(女職工生育享受產假津貼、計劃生育手術休假津貼等)。

我國生育保險制度發端於1951年政務院頒佈的《勞動保險條例》。至2011年7月1日《社會保險法》正式實施,生育保險已演變為法定的強制社會保險,由用人單位按照國傢規定繳納生育保險費,生育保險待遇包括生育醫療費用和生育津貼,所需資金從生育保險基金中支付。

生育保險制度對維護職工生育保障權益、促進婦女公平就業、均衡用人單位負擔發揮的重要作用,不言可知。但2016年“全面兩孩”政策放開,生育保險基金的赤字問題凸顯出來。

2018年12月23日《國務院關於生育保險和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合並實施試點情況的總結報告》指出:“全面兩孩政策實施後,生育保險基金支出大幅增加,連續兩年出現當期收不抵支等情況。”為適應社會經濟發展新要求,2016年12月全國人大常委會授權河北省邯鄲市等12個試點開展“兩項保險”合並實施試點,並於2018年12月29日通過修改社會保險法決定,將探索形成的“兩項保險”合並實施制度用法律的形式予以定型化、條文化。

“徒法不足以自行”。這次《意見》提出瞭貫徹社會保險法修改決定的主要舉措,即“兩項保險”參保同步登記、基金合並運行、征繳管理一致、監督管理統一、經辦服務一體化。整合“兩項保險”基金及管理資源,強化基金共濟能力,不僅彌合生育保險基本基金的資金缺口,還為保障職工生育保險待遇提供瞭“更深的口袋”。

但我們須知保障職工生育權益不可止步於此,前方還有硬骨頭要啃。

據統計,我國出生缺陷總發生率約為5.6%,出生缺陷兒的數量占全世界的20%。因缺陷出生的引發訴訟驟然增加,3月26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發佈的《醫療損害責任糾紛審判白皮書》指出出生缺陷已經成為醫療損害糾紛的新型案件。更堪憂的是,檢索媒體報道不難發現,腦癱兒童被至親遺棄甚至殺害已不是新鮮事。

解決出生缺陷糾紛的一般做法是由醫方購買責任保險。但在我國,醫療責任保險還是比較年輕的險種,面對出生缺陷如此集中的風險,商業保險機構望而卻步。即使在責任保險發達的美國,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醫療責任保險領域曾經發生過三次危機,產科醫師也經常面臨著無力購買保險或無險可夠的困境。

探索新的風險化解機制亟須提上日程。如前所述,由於生育保險基金已捉襟見肘,因此,化解生育風險還需另起爐灶。日本的產科醫療保障制度則為我們提供瞭一個可以借鑒的成功藍本。

日本產科醫療補償制度創設於2009 年,是一種個人自願參與的社會保險制度。孕婦參與產科醫療補償保險之後,若所生嬰兒患有腦癱並發癥,不論有無醫療過失,均可以申請理賠。

補償制度的資金來源,由參與該制度的分娩機構在收取孕婦生產費用時,多收取30500 元日幣(折合人民幣約1800元),然後交給公益財團法人——“日本病院機能評價機構”。患方的補償申請如果通過審查,便可以得到補償費用,先給予一次性補償金600萬日元(36640元人民幣),而後取得分期補償金部分,直至小孩滿20歲成年為止,每個月給予10萬日元,共2400萬日元(147萬元人民幣),全部補償金總計3000萬日元(183萬元人民幣)。19歲以後,患者可以申領殘疾人士障礙補償年金。倘若沒有發生保險事故,多收取的分娩費用則全額退還。

產科醫療補償制度並沒有強制性,但據3月18日最新統計,日本參與補償制度分娩機構已高達99.9%。據3月15日最新統計數據,2009 年施行以來至2018 年,總共有3563件申請案,而審查通過者共2664件,大約75%的通過率,以此角度觀察,此制度應該是成功的。

改革無止境,希望相關部門能夠拿出決心和智慧,借鑒成熟的經驗,在“二孩”的全新局面下,進一步深化中國生育改革機制。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