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要不是看手機,還不知道手機這麼可怕

在春日裡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後,掏出手機,打開朋友圈,點開一篇文章《白巖松:手機的投其所好是毀人的最好方式之一》。

“白巖松沒有微信”“他手機上裝著各種新聞APP。有價值的東西,不用上朋友圈也會看到。”

“白巖松:天天捧著手機,N個小時,隻要一無聊就覺得慌,趕緊掏出手機,立即被眼前的東西吸引瞭。”

“手機拿走瞭人們的無聊,也順便把與無聊有關的偉大一並拿走。”

發人深省,醍醐灌頂,點贊轉發一氣呵成。退出頁面之後,卻突然發覺哪裡不對。額,要不是看手機,還不知道手機這麼可怕。要不是在朋友圈刷到這篇寶貴的文章,還不知道朋友圈這麼不值得刷。

那麼手機和朋友圈到底是值得還是不值得呢?思維陷入瞭死循環。我們可以稱之為“手機悖論”:所有關於手機的壞話,你幾乎都是從手機上看到的。

其實白巖松對朋友圈詬病已久,早在2017年他就說過:“我沒進各種朋友圈,我活得很好。我覺得現在有很多的怪現象,這種怪現象就是朋友圈非常多,真正的朋友越來越少。”

不用朋友圈就不用唄,這麼深的怨念不知從何而來。這不由得使我想起演藝圈的一位前輩,孫悟空,女朋友,兩開花。此外,白巖松老師大概不知道,微信的朋友圈功能是可以關閉的。

網上還曾經流傳汪涵“不想做智能手機的奴隸”的“佳話”,但後來媒體拍到瞭汪涵用智能手機的照片,大概做“奴隸”的滋味也不錯。

我想,手機可能不是毀掉生活的元兇,而隻是最完美的背鍋俠。既然手機已是必需品,那麼出瞭任何問題責怪手機總是沒有錯的。

這又使我想起國產電視劇裡常見的一句臺詞:“人吃五谷雜糧,哪有不生病的?”每次聽到這句話,五谷雜糧都會在我腦子裡發出大量的黑人問號。人吃五谷雜糧不假,人都會生病也不假,但兩者沒有因果關系。

在智能手機之前,人們的無聊時間也並不都被高級趣味占領。我就記得,大學時候,諾基亞黑白屏手機上的小遊戲都能玩一下午。在沒手機的時代,武俠小說和言情小說也殺死瞭同學們大量的時間。懷舊情緒扭曲人們對真實過去的印象。

當然,跟五谷雜糧相比,手機並不是完全的無辜。比如許多APP,尤其是搞信息流、機器分發的那些,都刻意設計出瞭成癮機制,使用戶欲罷不能。這裡必須為張小龍說一句話,與同行相比,微信的設計真的算相當克制瞭。

手機已註定成為人體的新器官,反抗手機會像反抗地心引力一樣歸於徒勞。我曾看到有文章說,有人要逃離喧囂的都市到深山野林裡尋找“真我”,然而他們的一舉一動都被現代文明的產物——相機拍瞭下來,然後發送給瞭都市中的讀者。很多時候,遠方的詩和田野隻是另一種幻象。

與其做反抗的姿勢假裝深沉,不如實事求是,認真思考如何更好地與手機共處。畢竟是我們在用手機,而不是手機在用我們。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