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農民融入城市需要價值觀念和生活方式的接軌

文丨楊朝清

本次全國政協會議上,全國政協委員、江蘇省作傢協會主席范小青提交瞭題為《關於失地農民的日常生活問題》的提案。范小青委員建議,向生活在城鎮的失地農民提供理財知識與就業技能培訓,幫助他們“管好錢袋子”,從而走上可持續生計之路,並通過開展多樣的文化活動,鼓勵失地農民融入、接受和適應城市文化。

對於失地農民而言,“城市新市民”不僅是身份標簽的置換,更是生存生態的改變。工業化和城鎮化帶來的紅利,讓一些失地農民立竿見影地“荷包鼓鼓”,實現瞭不同尋常的財富集聚和向上的社會流動。過上瞭旁人嫉妒羨慕恨的“好日子”,失地農民的城市融入並沒有想象的那麼容易,面臨著諸多障礙與困難。

對於這些一直以土地為生、對土地和農村充滿感情的人們來說,失去土地之後往往會經歷著“轉型的陣痛”。在經濟上,他們不知道如何理財和資本運作,在文化上,他們難以適應城市的價值觀念和生活方式,精神傢園建設“慢瞭一拍”。一些失地農民盡管在城鎮生活,生活方式卻停留在鄉村;在小區裡養雞養鴨、種菜,不僅給其他居民的生活帶來不便,也破壞瞭公共空間的環境與文明。

面對“天上掉下來的餡餅”,一些失地農民陷入瞭“錢袋滿當當,腦袋空蕩蕩”的境遇。不論是用炫耀性的符號消費來贏得“臉面”,還是“有錢任性”背離法律規范,抑或無所事事虛度光陰,缺乏精神和文化層面的“營養輸送”,讓一些失地農民進入瞭“物質豐盈,精神貧乏”的怪圈。

失地農民的城市融入,不僅需要經濟層面的財商培訓,也需要價值觀念與生活方式的接軌。一方面,不少農民都不具備專門的理財知識和資本運作能力,財富管理能力薄弱;另一方面,失地農民的業餘生活比較單調乏味,精神訴求和文化訴求得不到滿足,一些陳舊落後的價值觀念與生活方式也需要重塑與更新。

理財作為一種人與資本的博弈遊戲,充滿不確定因素。失地農民擁有的知識、技能和創新能力等文化資本比較匱乏,也缺乏人脈、關系等社會資本,在利益博弈格局中處於弱勢地位。失地農民如果盲目理財,難免會“一著不慎,滿盤皆輸”。對失地農民進行理財培訓,豐富他們的金融知識,提升他們的風險防范意識,有助於幫助他們實現財富的保值與增值。

幫助失地農民提升理財能力,搭建就業創業平臺;強化社會保障,完善公共服務,讓失地農民和城市居民享受同等待遇;加強社區建設,豐富社區體育文化活動,塑造新鄰裡關系;幫助失地農民適應“新生活”,建立與現代文明相適應的價值體系與規范體系……促進失地農民的城市融入,有助於讓他們的“新生活”更有品質。

從長遠看,失地農民融入城市過程中遇到的一些問題,並不隻是在失地農民那裡才存在,在農村進城創業人員、農村進城務工人員、“農民工二代”等從農村進入城市的農民群體那裡,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有的可能比失地農民遇到的問題還要突出。幫助失地農民解決這些問題,可以為幫助其他融入城市的農民群體提供有益的參考借鑒,有些辦法和措施甚至可以直接運用。這是不斷提高城市化水平、推動城鄉一體化進程中,國傢和城市必須為農民提供的服務和保障,做好這項工作意義重大。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