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留有餘地”的判決,撫平不瞭蒙冤近29年的傷痛

陳曦

3月22日,在一審中因“考慮到本案的具體情況”而免於一死的“兇手”王華州,在喊冤近29年後,被西安中院宣判無罪。媒體梳理近年公開報道的近50起國內重大冤假錯案後發現,王華州是蒙冤時間最長的人,超過瞭28年之久的劉忠林。

1990年5月5日晚,西安電力電容器廠女工史某在宿舍遇害,同樓層412室的王華州被警方認定有重大嫌疑,後被以故意殺人罪起訴。1994年6月21日,西安檢察院以故意殺人罪對王華州提起公訴。西安中院審理後認為,王華州殺人手段殘忍,社會危害極大,“唯考慮到本案的具體情況”,判處王華州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王華州上訴,遭陜西高院裁定駁回,維持瞭原判。2018年6月12日,陜西高院對王華州殺人案作出再審裁定,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撤銷一審判決,發回重審。今年3月22日,西安中院宣判被告人王華州無罪。

從案件進展的整個過程來看,當年“唯考慮到本案的具體情況”,判處王華州死緩,保住瞭其性命,但即便“留有餘地”,折射出的仍是判決過程“有罪推定”以及判決程序的非正義。在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的情況下,王華州淪為瞭“有罪推定”邏輯下的替罪羊。

法治意味著樹立法律的絕對權威,任何團體和個人不得凌駕於法律之上,應超越一切合理懷疑,確認司法的公平公正。在這種意義上說,程序正義理應先於實體正義,罪刑應由法定而不是人定。在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時,不應對嫌疑人做出有罪判決,而應無罪釋放,這是常識。“留有餘地”雖然避免瞭釀成枉殺無辜且無法挽回的大錯,但也使得正義本身遲來瞭29年,試問人生又有多少個29年呢?

一審判決中,認定王華州故意殺人的證據,是在其在偵查階段的三次有罪供述,而律師指出瞭多處疑點,如門拉手上提取的指紋與王華州不符;王華州衣、褲、鞋上均為檢查出人血,但卻被西安中院選擇性地忽視瞭。何況,王華州的三次有罪供述,還不能排除遭受指供、誘供的可能。

在該案件中,西安中院過於重視口供,偏聽偏信警方的一面之詞,沒有對證據的重要性進行合理的權衡與考量。但在刑事案件中,要求被告人自證無罪顯然是荒唐的。這是即便在程序正義的情況下,仍有冤假錯案發生的重要原因之一。

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傢,必須要有司法公正、獨立審判的法庭為其保駕護航。隻有將一切人治因素拒之門外,才有可能實現真正的程序正義,讓冤假錯案的悲劇發生率降到最低。

如今,王華州的冤案得已昭雪,但遲來的正義卻是以29年的牢獄之災為代價的。29年過去瞭,當年負責偵查的警員和負責斷案的法官又身處何方?如果沒有完善的監察糾錯和問責制度,同樣的悲劇會不會重演?如果沒有務實性地問責與之同步,任何的“圓滿處理”或都難以被輕易寬恕。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