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強制休息,要有制度托底

文丨默城

據浙江新聞客戶端的消息,海寧市中心醫院普外科的周偉光醫生,在3月14日收到瞭一張強制休息的通知單。原來,由於最近一段時間連續高強度的工作,他身體吃不消瞭,高燒39.5℃,但他卻“硬扛”著堅持工作。“我們絕對不提倡帶病堅守崗位,醫生本身是一個高負荷運轉的崗位。希望周偉光醫生,嚴格按照通知要求,安心休息,養好身體!”普外科主任陶亮這樣表示。

前些年的輿論場,我們見多瞭“職工因公勞累致病”的所謂正面宣傳,最後一般還要配上一句“向其學習”的口號。其實,弘揚“盡忠職守和愛崗敬業”的社會精神這沒錯,但過度就不對瞭,就有漠視和踐踏休息權、健康權甚至生命權的嫌疑。這樣的學習,也得不到廣大勞動工作者的理解和認可。

令人欣慰的是,最近幾個月,多地多行業出現瞭“強制過勞職工休息”的現象,一定程度上沖破瞭“盲目強調努力工作”的思維誤區。比如,今年1月,浙江臺州臨海市公安局刑偵大隊民警趙偉群接到瞭一張“紅牌”,被強制停工,要求回傢休息,陪伴傢人;2月,還是在臺州,玉環市公安局玉城派出所民警吳欣澤在結婚的第二天仍然上班工作,隨後,其領導遞上瞭一份“強制休息令”,要求他放下工作休3天的婚假,並且強制他補休4天,總計7天。如今時間到瞭3月,海寧周偉光醫生收到“強制休息單”這事,本質與前面臺州兩個事例一脈相承,都是關愛職工的表現,也是對職工休息權、健康權甚至生命權的尊重和維護。

往深裡再想一想,若沒有領導的積極關懷和主動作為,那麼強制休息又該怎麼推行呢。而且,領導們也沒有“通天眼”,純粹靠他們去發現職工們的苦與痛,緊盯他們的休息狀況,也不現實。再說,萬一有的領導就喜歡讓職工加班呢?豈不是更糟瞭。進一步說,領導積極主動作為的“強制休息”,本質上是“人治”,而不是“法治”。在這種情況下,一方面,領導的精力確實有限,很難顧及到所有存在過勞情況的職工,另一方面,隨意性也比較大,容易引發爭議。這不應該是保障職工的休息權、健康權甚至生命權的常態方式。

所以,面對職工“過勞工作”的情況,不能僅僅依靠領導層面的一張張“強制休息單”,還需要制度層面的現實托底。讓管理機制更科學有效,也更人性靈活。如此,不僅能保證職工的合法權益,也能對職工“以犧牲自身休息與健康權益為代價的工作理念”進行矯正、引導和規范。

在3月11日召開的浙江省創建“楓橋式公安派出所”動員部署會議上,建立考核督查“負面清單”、考核指標不得層層加碼、實行連續加班值班民警強制休息制度等一系列為基層派出所減負、關愛基層民警的舉措被提出。不過,制度托底也不能局限於警察、醫生等行業,還應該擴大到全社會以及各個行業,尤其是一些高負荷運轉的行業和崗位。當然,這樣的制度托底已經是一個好的開始,值得全國學習借鑒。

面對職工“過勞工作”的情況,不能僅僅依靠領導層面的一張張“強制休息單”,還需要制度層面的現實托底。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